北宋诗文溢茶香

发布时间:2017-08-11
字号:     

源远流长的中华茶文化,到宋代呈现出全面繁荣。北宋时的茶论专著、文赋诗词,记录佳茗,备述茶艺,叙品茶佳话,抒诗意人生,文中有生活也有审美,有哲理也有情趣,读之美不胜收,令人陶醉。

茶著论茶

北宋茶文化之盛,首先体现在多部茶著的问世。陶谷的《清异录·茗荈》记有著名的“十六汤”。文章称“汤”为茶的司命,认为“若名茶而滥汤,则与凡末同调”,所以煎汤老嫩、注汤缓急、盛汤器具、烧汤薪火不同,汤就有了高下之分,这一分竟分出16个品级,令今天用自来水泡茶的我们目瞪口呆。

蔡襄的《茶录》是一部重要的茶学专著。序文交代写作原由:“陆羽《茶经》,不第建安之品;丁谓《茶图》,独论采造之本,至于烹试,曾未有闻。”因此他“辄条数事,简而易明”地写下此著,分别从色、香、味等10个方面论茶,从茶焙、茶笼、砧椎等9个方面论茶器,知识性、实用性很强。

宋子安的《东溪试茶录》详记当时北苑诸焙的分布和数目,所属茶园的位置、特点以及白叶茶、柑叶茶等7种茶的区别、采茶时间和方法等,是研究福建茶的重要文献。如论采茶、制茶:“凡采茶必以晨兴,不以日出。”“断芽必以甲不以指,以甲则速断不柔,以指则多温易损。择之必精,濯之必洁,蒸之必香,火之必良。一失其度,俱为茶病。”他说:“试茶辨味,必须知茶之病。”

黄儒的《品茶要录》可帮你避免茶病。全书除序文和后论外,分采造过时、白合盗叶、入杂等10个方面。他“原采造之得失,较试之低昂,次为十说,以中其病”,对各种茶病逐一道个明白,提出了茶的检验方法和鉴别标准。“灵芽真笋,往往委翳消腐,而人不知惜”,他心疼啊!

徽宗的《大观茶论》是北宋茶论的扛鼎之作,从地产、天时、采择等20个方面论茶,洋洋大观。他赞茶美,“擅瓯闽之秀气,钟山川之灵禀。祛襟涤滞,致清导和……冲淡闲洁,韵高致静”;道茶事,“缙绅之士,韦布之流,沐浴膏泽,熏陶德化,咸以雅尚相推,从事茗饮。故近岁以来,采择之精,制作之工,品第之胜,烹点之妙,莫不盛造其极”;论茶之产地,“崖必阳,圃必阴……阴阳相济,则茶之滋长得其宜”;论茶之天时,“茶工作于惊蛰,尤以得天时为急。轻寒,英华渐长,条达而不迫,茶工从容致力,故其色味两全”;论采茶,“撷茶以黎明,见日则止。用爪断芽,不以指揉”,因为“气汗熏渍,茶不鲜洁”;论制茶,“涤芽唯洁,濯器唯净,蒸压唯其宜,研膏唯熟,焙火唯良”;论鉴茶,“色莹彻而不驳,质缜绎而不浮,举之则凝然,碾之则铿然,可验其为精品”;论茶水,“水以清轻甘洁为美,轻甘乃水之自然”;论茶味,“茶以味为上。香甘重滑,为味之全”;论茶香,“茶有真香,非龙麝可拟”。他的点茶之论,见解精到、情趣盎然,向来脍炙人口。

茶赋赞茶

北宋有多篇短小精美的文赋赞茶。吴淑的《茶赋》,开篇写茶效:“涤烦疗渴,换骨轻身。茶荈之利,其功若神。”赞茶叶之美:“嘉雀舌之纤嫩,玩蝉翼之轻盈。”

苏轼有一篇《叶嘉传》。叶嘉祖先原住上谷,曾祖“养高不仕,好游名山”,安家武夷山,“植功种德,不为时采,然遗香后世”。叶嘉“少植节操”,拒绝习武,出游遇见陆羽。陆羽记录下他的言行并传于当时,受到汉帝称赞,“风味恬淡,清白可爱,颇负其名,有济世之才”的他来到京师。开始汉帝见他“容貌如铁,资质刚劲,难以遽用”,就要烹煮他,不料叶嘉回答“虽粉身碎骨,臣不辞也”。 汉帝赞叶嘉“真清白之士也,其气飘然若浮云矣”。宴饮之后汉帝更喜叶嘉,并说“久味其言,殊令人爱。朕之精魄,不觉洒然而醒”。结尾苏轼赞曰:“其正色苦谏,竭力许国,不为身计,盖有以取之。” 叶嘉者,叶之嘉也,苏轼以拟人手法赞福建茶。

黃庭坚的《煎茶赋》,既写煎茶也写评茶,既论茶效也述茶艺。“汹汹乎如涧松之发清吹,皓皓乎如春空之行白云。宾主欲眠而同味,水茗相投而不浑”,是写煎茶;“苦口利病,解醪涤昏”“涤烦破睡”,是论茶效。“宾至则煎,去则就榻。不游轩石之华胥,则化庄周之蝴蝶。”作者以茶待客,客走即睡,不是去游华胥之国,就是像庄周一样化蝶,茶给他带来多么美好的享受!

梅尧臣的《南有嘉茗赋》则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南国盛产佳茗,这是上苍的恩赐。“万木之气未通”之时,小小茶叶已“吐乎纤萌”,鲜嫩的雀舌供奉朝廷,其次是鸟喙奉送公卿,第三等旗枪卖掉求利,最后的嫩茎充当税赋。采茶制茶季节,“女废蚕织,男废农耕,夜不得息,昼不得停”,富贵者“日饮而无厌”,贫贱者“冒险而竞鬻”,作者感叹:“抑非近世之人,体惰不勤,饱食粱肉,坐以生疾,藉以灵荈而消腑胃之宿陈?若然,则斯茗也,不得不谓之无益于尔身、无功于尔民也哉。”字里行间充满了对茶农的体恤之情。

茶诗咏茶

一朝文化盛事定会在诗歌中多有吟咏。“万木寒凝睡不醒,唯有此树先萌芽。乃知此为最灵物,宜得天地之英华。”(欧阳修)“大哉天宇内,植物知几族?灵品独标奇,迥超凡草木。”(苏轼)“茶实嘉木英,其香乃天育。芳不愧杜蘅,清堪掩椒菊。”(秦观)诗人对茶点赞。

仙山云雾中,鲜嫩的茶芽丽质天成;清风明月之夜,茶来投奔知己,令苏轼喜不自禁:“戏作小诗君一笑,从来佳茗似佳人。”遂成咏茶千古绝唱。

“采摘东溪最上春,壑源诸叶品尤新。”(曾巩)“新雷昨夜发何处,家家嬉笑穿云去。”(范仲淹)这是采茶。“汤嫩水清花不散,口甘神爽味偏长。”(梅尧臣)“雪花雨脚何足道,啜过始知真味永。”(苏轼)这是品茶。“不如仙山一啜好,泠然便欲乘风飞。”(范仲淹)“洗涤肺肝时一啜,恐如云露得超仙。”(吕陶)这是茶效。

茶能提神,激发诗思。“东坡调诗腹,今夜睡应休。”(苏轼)“诗思一坐爽,睡魔千里遐。”(刘挚)“一枪试焙春尤早,三盏搜肠句更佳。”(余靖)“睡魔遣得虽相感,翻引诗魔来眼前。”(智圆)

茶能清心,令人脱俗。“一日尝一瓯,六腑无昏邪。”(梅尧臣)“一啜更能分幕府,定应知我俗人无。”(苏辙)“不置一杯酒,唯煎两碗茶。须知高意别,用此对梅花。”(邹浩)“寄与青云欲仙客,一瓯相映两无尘。”(毛滂)

禅茶一味,正清和雅。“夜啜晓吟俱绝品,心源何处染尘埃。”(宋庠)“透出老禅三昧眼,锅醒逋客二毛身。”(吴则礼)

孝心友情,俱在茶中。“爱惜不尝唯恐尽,除将供养白头亲。”(王禹偁)“我家江南摘云腴,落硙霏霏雪不如。为君唤起黄州梦,独载扁舟向五湖。”(黄庭坚)

烹茶的景象在苏轼的《汲江煎茶》中有生动的描写:“大瓢贮月归春瓮,小杓分江入夜瓶。雪乳已翻煎处脚,松风忽作泻时声。”另一首《试院煎茶》同样生动:“蟹眼已过鱼眼生,飕飕欲作松风鸣。蒙茸出磨细珠落,眩转绕瓯飞雪轻。”

斗茶又称茗战,范仲淹写斗茶:“黄金碾畔绿尘飞,碧玉瓯中翠涛起。斗茶味兮轻醍醐,斗茶香兮薄兰芷。其间品第胡能欺,十目视而十手指。胜若登仙不可攀,输同降将无穷耻。”

托物言志,咏茶品写人品,欧阳修有诗:“岂知君子有常德,至宝不随时变易。君不见建溪龙凤团,不改旧时香味色。”

茶词歌茶

北宋茶词佳作同样多。苏轼的《西江月·茶词》:“龙焙今年绝品,谷帘自古珍泉。雪芽双井散神仙,苗裔来从北苑。汤发云腴酽白,盏浮花乳轻圆。人间谁敢更争妍,斗取红窗粉面。”词作赞誉名茶珍泉,描绘茶汤之美,结句以“红窗粉面”作比新奇美妙。另一阕《水调歌头》全方位描写建安茶,“已过几番风雨,前夜一声雷。旗枪争战,建溪春色占先魁”,这是写茶景;“采取枝头雀舌,带露和烟捣碎,结就紫云堆”,写采茶;“轻动黄金碾,飞起绿尘埃”,写制茶;“老龙团、真凤髓,点将来。兔毫盏里,霎时滋味舌头回”,写品茶;“唤醒青州从事,战退睡魔百万,梦不到阳台。两腋清风起,我欲上蓬莱”,写茶效。结句那飘飘欲仙之感同样在毛滂词中得以再现:“留连能得几多时,两腋清风唤起。”

黄庭坚也有多首写茶词作。《品令·茶词》:“凤舞团团饼。恨分破,教孤令。金渠体净,只轮慢碾,玉尘光莹。汤响松风,早减了、二分酒病。味浓香永。醉乡路,成佳境。恰如灯下,故人万里,归来对影。口不能言,心下快活自省。”面对“玉尘光莹”“汤响松风”“味浓香永”的好茶,作者如饮佳酿、如对故人,惬意无法言说。而《阮郎归》则以女子口吻写一场与茶有缘的爱情:“烹茶留客驻金鞍。月斜窗外山。别郎容易见郎难。有人思远山。归去后,忆前欢。画屏金博山。一杯春露莫留残。与郎扶玉山。”饱含了这位女子多少殷勤!

如果是群贤毕至的雅集,那品茶情致如何?且看米芾(一作秦观)的《满庭芳·咏茶》。场景是“雅燕飞觞,清谈挥麈,使君高会群贤”,好茶是贡品密云、双凤,好水是一品香泉。烹茶呢,“轻涛起,香生玉乳,雪溅紫瓯圆”。此时侍茶女“双擎翠袖,稳步红莲”。所以直到酒醒歌阑、月影当轩的深夜,客人依然“频相顾,馀欢未尽,欲去且留连”。

黄庭坚写品茶盛会的词作是《满庭芳·茶》。茶依然是名贵贡茶:“北苑春风,方圭圆璧,万里名动京关。”品茶“尊俎风流战胜,降春睡、开拓愁边”。侍茶人“纤纤捧,研膏溅乳,金缕鹧鸪斑”。接着掂出司马相如雅集品茶的典故写斗诗雅兴:“搜搅胸中万卷,还倾动、三峡词源。”结尾以卓文君呼应,写尽一觞一咏、宾有群贤的风流:“归来晚,文君未寐,相对小窗前。”

编辑:宋都
来源:开封网
分享到:


返回旧版 | 网站地图